当前位置:主页 > 社会新闻 >

文章标题:村上春树新作为何惹急日本右翼-中青在线

发布时间: 2017-03-06

  新华社东京3月4日电 题:村上春树新作为何惹急日本右翼

  新华社记者杨汀 沈红辉

  日本有名作家村上春树新的长篇小说《杀死骑士团长》2月24日正式发售。该书长达1000多页,等待已久的村上迷和文艺界仍在品读之中,日本右翼却已经急不可待地跳出来抢占评论“沙发”,责备村上新作“反日”“谄谀中国”。村上新作毕竟讲了什么?又为何会引起如此大的争议?

  提及南京大屠杀

  记者日前来到东京都内繁荣区车站邻近的一家大书店,在正对门口的展现架上摆设着分辨为红色和绿色封面的《杀死骑士团长》高低册,店内放置畅销书的黄金地位也摆放着该书。在店里的畅销书排行榜上,该书当仁不让排在小说类第一和综合类第一。据该书发行商颁布的数字,初版上下册共发售130万册,这在日本出版界是只有村上才干发明的数字。

  《杀死骑士团长》源于莫扎特的歌剧《唐璜》中的一幕情节。全书从主人公“我”??一个36岁的肖像画家,与妻子离婚后隐居在神奈川县小田原市郊外的山谷起笔,“试图用不堪设想的事件和意象在名义世界上敲出裂缝,探寻表层之下埋葬和暗藏的本质和本相”(作家上田岳弘评)。

  值得注意的是,村上在书中写到了历史问题,并因为“承认南京大屠杀”而惹急了日本右翼和极端网民。

  村上究竟是在怎么的语境下提及南京大屠杀的?记者浏览原文发现,在探寻一幅藏在阁楼里的画中隐蔽的真相过程中,书中主人公“我”与邻居谈起该画的作者??老画家雨宫具彦及其弟弟在二十世纪30年代的一些经历。在对话中,村上借邻居之口说道,1938年前后发生了多少件对日本而言是“致命的,导致瓦解的、无奈回首的事”(其中“致命的”被作者加上了侧重号),并认为这些事也彻底转变了画家兄弟俩的人生:“1937年7月7日发生了卢沟桥事件,导致日中全面开火,而后那一年(1938年)产生了由(开战)引发的另一件重要的事??‘南京入城。’”

  “是的。就是世间所说的南京大屠杀。日本在鏖战之后占据南京城,并在那里杀戮了许多人。既有交战中的杀人,也有战役停止之后的杀害。日军无暇治理俘虏,杀害了大局部投降的士兵和平民。”

  村上借《杀死骑士团长》中人物之间的交谈表白了对南京大屠杀的见解,除了战役伤亡,日军还大批屠杀了布衣,这就是问题的实质。

  不仅如斯,小说还从街坊先容的画家兄弟两人的阅历以及“我”的思考流露出对战斗跟屠杀的检查。

  惹急日本右翼

  村上承认南京大屠杀导致日本右翼人士的口诛笔伐。

  日本右翼作家百田尚树在该书发售越日即在社交媒体上就此“开撕”:“《杀死骑士团长》中似乎有‘日本在南京进行了大屠杀’这样的文字。这样一来他的书在中国确定畅销了。为了向世界宣传日本引认为豪的大作家承认‘南京大屠杀’,中国会支撑村上得诺贝尔奖吧。”

  记者发明,百田尚树的发言在右翼圈子里一呼百应,右翼们接踵在网络上贴出了《村上是反日作家的理由》《悲报:村上春树以为南京事件的逝世者为40万人》等文章。日本社交媒体上还呈现了良多对村上及其新作的漫骂、毁谤甚至人身攻打。有人扬言要发动抵制村上春树活动,宣称“毫不放纵《杀死骑士团长》宣扬‘南京大屠戮’,绝不纵容反日言行”。

  在右翼和极其网民对村上发起“抵制”和袭击的同时,日本文艺评论界和主流媒体也开端留神到新书提及的历史问题。

  《读卖新闻》2月28日用半版登载学者、作家和媒体人士对村上新作的评论,整体评估该书是“没有辜负预期的佳作”,“可能成为村上的代表作之一”。该报编纂委员尾崎真谛子认为,村上在书中“提到了日本发起的战争和德国的事……涉及始终以来的争议问题,异常有勇气。”

  独特社客座评论员冈田充认为:“村上的作品在世界上得到普遍爱好是由于他善于逾越国界、民族和阶层,描述大都会人心中的孤单等共同感情。村上之所以在作品中几回提到纳粹,提到日本的侵犯战争,并直接呐喊报歉,大略也是因为他觉得不同国度和不同认知的人们要真正进行心灵的交换和沟通,须要先否认共同经历的历史事实。”

  同样也有很多网民发出感性的声音。一名网民说,“我正在读村上的新作,个人非常爱好,但好像因为书中描写了南京大屠杀,推特上有人攻击他是卖国贼,向中国献媚,这些舆论真让人吃惊。”

  村上作品的历史观

  事实上,村上此前曾在多个场所抒发过对侵略战争和日本应当道歉的观点。在2015年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表“战后70周年谈话”之前,村上曾在接收《东京消息》采访时表现,“我认为历史问题是十分主要的问题,当真道歉无比重要。道歉并不是一件耻辱的事”。

  《杀死骑士团长》也不是村上第一次在作品中揭穿侵华日军的暴行。在他的早期作品、第一版于1994年的《奇鸟行状录》中,他也曾借书中人物之口,描写了日军在侵华战争中的种种肆虐行动。

  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李圣杰曾在早稻田大学研讨日本文学。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村上作品中对社会和历史问题的关注是一个发展和连续的进程。在早期的《且听风吟》等作品中,村上完整沉迷在个人间界之中,日本作家大江健三郎也就村上对社会不闻不问提出过批驳和质疑。但1995年东京地铁沙林毒气事件令他发生很大震撼,村上的作品更加重视社会性。这在他近年的作品《1Q84》《不颜色的多崎作和他的巡礼之年》等中都有体现,也触碰了日本社会一些禁区。这次村上新作提到历史问题,是这种关注和思考的延续,而绝不像日本右翼所说的那样,是忽然转型或是为了得诺贝尔文学奖。